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太古剑符 > 第十七章 愤怒的兔子
    一缕无色剑光仿若一条光线,斩破呼啸而起的啸风,林间飞叶中间划过一道笔直的痕迹,切成两半,折落飘絮。

    黄金巨猿凶戾怒极的金目中多了一点色彩,凝神望向源头,见是一只蝼蚁,登时仿若受到了侮辱,目光愈加暴怒,一只粗壮的手臂凝成爪印怒砸而下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降临的黑影遮天,呼啸的劲风仿若来自深渊,悠远且长,威仪更浓。

    长发飘飘,脸上的血液被风吹的干净,一如洁净初生之貌,黑衫簌簌作响,渐渐解体,破碎成片,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身上唯有折痕黑裤穿戴,一履青靴踏地,露出洁白不失精壮的上身,肌肉隆起,青筋应压暴起。

    一字“剑”生,符字苍劲纵横,犹如浩瀚之海中浮出一点荧光,融入无形剑意中,凝聚成一把古朴长剑,似通灵而颤。

    草地绿浪起伏,草叶弯折,叶尖曳颤,抗衡着劲风,以望回归初状。

    小狐狸粉黑色的妖眸弥漫出仙妖之气,粉黑交融,幼嫩的威严仿佛承接天地,额间眉心浮生奇异的金火,强大的气势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虽仍显幼嫩,但无法拒绝它的强大。

    赤目白兔目色凝聚在古道子身上,微异,敛起一丝善意。随即间,赤目暴涨,炽热如岩,凶戾狠辣,仿佛无情。

    洁白兔毛下,赤色光轮升起,刺目璀璨,如一个小型的太阳。

    “哒。”

    草动,风起。

    于古道子血红眼睛之前,一截赤色的兔腿仿佛凭空出现,蓄力骤蹬,落在古道子的眉心处,将之毫无抵抗之力的踹飞,如踢走一个布娃娃。

    古道子尚在御敌,并未想到中途出现如此变故,未等追逐偷袭者踪迹,重击之下,脑海便是一团混沌,短刻之内陷入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赤目白兔人形而立,此刻它全身已变成赤色,一轮赤月于身后浮沉,如海上明月一般璀璨。

    以它身形之大,在黄金巨猿之前,莫过于一粒尘埃。

    但,那凝聚杀机和力量的黄金巨掌却止步于赤目白兔眼前一丈之远,顿于半空。

    “吞天魔兔。”

    黄金巨猿金目璀璨,仿佛两盏含着神辉的圣火,酝酿着淡漠暴戾的情绪,凝在仅是一团赤光般的赤目白兔身上,金毛灿灿,光华闪烁的巨掌收放自如的垂落在膝侧,淡唇开阖,以古老而繁涩的妖语道:“你拦住我,有何指教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背后神光炽人的赤轮熠熠生辉,仿若嫦娥奔月,海上生明月一般流光溢彩,赤霞缭绕,神辉漫天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勇气以如此姿态和本兔对话。”吞天魔兔赤目凶戾,隐有魔雾蒸腾缭绕,内隐古魔,魔威浩荡,完全蔑视黄金巨猿,狂傲道:“即使你族黄金古猿的血脉在本兔面前也不得放肆。”

    黄金巨猿金目溢出神辉,金涛碧岸,一丝屈辱及恼怒伴着暴怒汹涌而起,强大的气势伴随而起,暴虐凶戾的气息浮浮沉沉,仿佛下一刻即可出手灭杀。

    云彩避日,遮住漫天光彩。

    莫名凶险的气机锁定一片区域,如针刺芒,落叶化作齑粉,随风消逝。

    “吞天魔兔,你未免将自己看的太重。”

    最终,杀机敛去,滔天凶威彷如如梦似幻,消逝一空。

    “看不看得重,也由不得你区区一个低级血脉和本兔放肆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狂意肆虐,浑然不将黄金巨猿放在眼里,赤目流出异彩,道:“若再有放肆之举,本兔直接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粉嫩的兔嘴张开,口腔仿若化成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,淡淡的黑雾缭绕,似蕴着一缕神辉。

    “低等血脉。”

    黄金巨猿怒从心起,声波浩荡,巨掌处金光成丝,化作金碧光轮碾压而至,灵气迫人,形成飓风。

    “等你很久了,若是你刚刚那拳落实,何苦有此周旋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背后赤轮如海上明月绽放出曜目赤光,流光溢彩,黑芒点缀,形成一个栩栩如生的魔影,魔影只见形而无形,唯双目紧闭,随吞天魔兔一拳凝道,覆盖而下。

    赤光与金光碰撞,绽放出七彩斑斓,波澜壮阔,气势直冲云海,倾落浮沉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彷如皓月下的萤火与之皓月碰撞,丝丝神辉散尽,莫大的压迫从碰撞的中心传出,彷如惊世之雷。

    黄金巨猿目中流露出一抹震撼之色,粗壮如古树盘支的巨臂颤栗,光芒暗淡,神辉泯灭,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“幼生期的吞天魔兔便如此强大么?”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黄金巨猿不甘,仰天长啸,巨猿啼鸣,荡气回肠,却难守败势,步步倒退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一声暴虐凶戾的大吼声骤然爆发,吞天魔兔赤目魔气纵横,身后一轮赤轮迸发出更加璀璨的光彩,仿佛神芒乍现,赤光琉璃。

    黄金巨猿身躯骤颤,金光浮动,仿佛随时即可熄灭,在这等魔威下,嘴角滴下一粒金色血珠。

    “吞天魔兔。”

    仰天一声怒吼,黄金巨猿身体泛生难以数计的金光,化作一轮金色的小型太阳,气势直入苍穹,威震万灵,恍如一尊妖神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妖威震动,似化妖神。

    吞天魔兔狂傲不可一世的赤眸震动,轻视散尽,首次出现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既然认真了,本兔就陪你玩玩,让你知道,本兔的威严不可侵犯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借力而疾,腾飞至半空,脚踏虚空,直面黄金巨猿,眼中赤光渐浓,滋生一种睥睨天地的滔天气势,仿佛震破云霄。

    背后赤轮炽热无比,绽放异彩,始一化九,凝成九轮神环,于背后环绕,仿若神明,神辉漫天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轮赤日仿若撕破苍穹,从天而降,笔直的落向黄金巨猿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天地震动,大地塌陷,树木横飞,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砰,砰.....”

    交手的巨响声还在响起,尘土高扬,巨石崩碎,树木折断,大地凹陷。

    战场外,没有被余波涉及到的百米开外。

    小狐狸毛茸茸的爪子轻飘飘的将昏迷中的古道子放在树枝上,抬首眺望着远处的战场,额间眉心处的奇异金火忽明忽暗,粉黑色的狐眸光洁亮彩,仿佛能穿透一切迷瘴。

    小狐狸似乎察觉到什么,侧头望向弥妖山脉的深处,那里有云雾缭绕,袅袅直上,缕缕成丝,直入云端,隐有一座青山矗立,与天长存。

    青山,似是一座飘渺的仙山,这里一派祥和,佳木葱茏,亭台楼宇点缀其间,流泉飞瀑,仙鹤飞舞,宁静祥和,与世无争。

    亭楼空窗,云雾遮掩,与之作伴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宛如黄莺出谷般清脆动听的声音自阁内轻笑响起,青山云雾飘荡散形,似此音凌驾于天地之上。

    小狐狸一望过后便收回目光,恍如被粉钻饰缀黑宝石的眸子看了眼身负伤势昏迷不醒的古道子,眸中升起愤愤之色。

    毛茸茸的小爪子抬起,合拢而落。

    前方,雄厚的灵气聚拢成无形利爪,掌中空间闪烁白色闪着电花的天地灵气,劈开云雾,一爪落下。

    战场上,黄金巨猿和吞天魔兔的气势浮动,妖躯染血,惨烈无比。

    黄金巨猿耀眼的黄金毛发变得暗淡无光,于胸前更有数道硕大的黑色拳印,伤口上清晰可见魔气蒸发,它强大的体魄正在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吞天魔兔背后的九轮神环也濒临破碎,一道道犹如蜘蛛网的条纹密布其上,随时可破。

    赤目绘彩,战至癫狂的吞天魔兔一腿滞空,九重力道重叠,击退黄金巨猿之后,也是借着力量弹射至空中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咧嘴,洁白的兔牙闪着寒光,仿若渴望鲜血的凶兽。

    在它身侧,撕破苍穹含天地至理的无形巨爪化作一道流光,飞向黄金巨猿的头顶。

    天空云朵荡然一空,缕缕神辉降下,星星点缀,使尘土散尽,尘归尘,土归土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强大的压迫力临体,黄金古猿遽然望天,金色猿目中映衬出那彷如神之手的巨爪,黄金毛发竖起,极大的惊骇自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黄金巨猿不甘,双臂溢出金光,如一把笔直的金色巨棍掠向天际,冲破阻碍,与之神手对持,展开反攻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仿若天地惊雷一般的巨响骤然响起,大地尘土飞扬,恍如一团灰黑色的蘑菇云升天而起。

    鸟兽飞绝,腾飞于蓝云下翱翔。

    远处,围观而来的妖兽神色惊骇,俯拜在地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冷哼,姿态傲然挺立,濒临破碎的九轮神环消散一空,赤色消退,回归到赤目白兔的状态,从空中落下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战之后的吞天魔兔没有了之前洁白干净的毛发,四肢的白毛仿佛被经过灼烧一般有着炭黑色。

    吞天魔兔颇感身体不适,低下头,两只兔耳自然垂落,一见自己被火燎过的炭黑色兔毛,恍惚间,险些从空中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赤目恍如雷电,穿透尘土落于大地上,吞天魔兔两只兔耳竖的笔直,消散下去的魔威复生,一道漆黑的掌印透掌散出,毫不留情的拍在尘土最浓郁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恍如巨锤击打在钢铁壁垒上的轰鸣声在山林中回响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憋闷的痛哼声紧随其后,在地面上传出。

    吞天魔兔大有“趁他病,要他命”的趋势,白毛染赤,赤色灵气宛如液体流淌,凝聚在双掌间,蓄势待发,顷刻即落。

    灿灿神辉直入云霄,掩住云霞,普洒而开,宛如神迹。

    吞天魔兔此刻犹如一个被触碰逆鳞的兔子,完全被赤色所充斥的兔目中全是疯狂和杀意,方才傲娇无人的神色完全被恼怒所代替。

    凡俗中,兔子急了尚可咬人、蹬鹰。

    何逞修行界中,自上古以来被奉为凶兽的吞天魔兔。

    古时代典籍记载,吞天魔兔生怒,甚者曾屠戮修行宗派满门,更甚者曾逆天挑战圣人之威。

    眼下,吞天魔兔生怒,已然激起杀意,欲杀黄金巨猿以洗刷耻辱。

    “何妖触犯禁法,损毁弥妖山脉。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只白鹤自云雾深处直射而出,落于空中,羽翼扇动,卷起飓风,下方尘土飞尽,吞天魔兔的魔掌也化无无形。

    下方,一道似垄断山脉的裂缝涌至四面,碎石磷砾,褐色土壤翻滚跌入裂缝中。

    在裂缝聚拢的中心源头,乃是一座塌陷的巨坑,边角呈现出锋利的陡壁,神似被巨爪直接压塌。

    坑中,高达数十丈能够与树比高、魁梧威严的黄金巨猿缩小了数倍,横躺在破碎的岩石上,黄金毛发暗淡无光,掺杂几分暗色,在它身侧,一滩金红色血液流淌镀目,一副身受重伤的凄惨模样。

    吞天魔兔癫狂似疯的杀意消散,赤目中流露出浓浓的忌惮神色,气势收敛,一言不发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白鹤。

    “吞天魔兔,黄金巨猿,因何事触犯禁法。”白鹤如仙鹤,通体流露着白色光辉,似有似无,仿若随时即可腾空而去,目中睿智威严,口吐人言。

    “他触犯禁法,一路横行无忌,弥妖山脉林植古树百花被肆意践踏,未入修行的妖族惨遭池鱼之殃。我欲阻其受继续迫害,他便要加害于我,事关生命安危,我不得不反击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兔气息完全收敛,宛如普通的一只兔子,白爪指向身受重伤,赤目垂下,神色愤怒、不忿,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有此事?”白鹤俯首望下巨坑中受伤的黄金巨猿,平淡的声音中,威势磅礴。

    巨坑中,黄金巨猿金目亮彩,恍如回归巅峰时期的旺盛,与吞天魔兔赤目对视,目中带怒,伤体泛生金光,似还要再战。

    “止戈。”

    白鹤仙目凛然,傲骨非凡,带有一种脱俗的高贵气质,威严如山般巍峨的声音镇压而下,溢出丝丝冷意,道:“莫非你二妖要毁了这弥妖山脉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白长老息怒。”

    黄金巨猿金目凝光,霞光闪烁,起身将尘土抖落,金灿灿的毛发光芒重现,声震如雷,道:“事发有因,前段时间我族族弟为人类所伤,伤势严重,我奉令调查,在这附近发现人类踪迹,所以一直在此带展开细密调查,直至今天发现人类,但被吞天魔兔所阻,才有此一战。”

    战场外,一处没有被战斗余波所波及到的林地。

    苍劲的古木枝杈如虬龙一般伸展向四方,每一棵老树都如一座小山般耸入天空,刚健有力,浑无老态,通灵之日可待。

    隐于盘根交错、宽若道桥的枝杈上,沐浴着倾洒下来的金辉。小狐狸雪白无杂质的毛发熠熠发光,穿透林叶遮掩,眺望着腾于高空中仙气悠然的白鹤。

    来的时间可真够巧的。

    小狐狸低下头,雪白的毛发抖擞,轻飘飘的在古道子眉清目秀的脸划过,可惜他正值昏迷,再也体会不到那种酥痒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目中流露出一丝不舍,小狐狸最后再望了一眼天际,粉嫩的嘴巴张开,洁白无瑕的虎牙叼着古道子的黑色衣领,四肢微弯,腾然而起,化作白黑色的光线在林中枝叶穿梭,奔向远方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林崖悬岸,草木荒凉,唯有青石、青藤作伴,陡峭挺拔,隐在云间,悬崖云雾缭绕,青山远景。

    以往静谧如深夜,此刻却有呼啸的风声鹤起,一道黑白分明的影子腾于云雾中,在白色云霭中掀起一丝波浪,滑落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