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重生军少小甜妻 > 第50 章 你喜欢耍流氓的男人
    年轻男孩打开车门走下来,笑得明亮的伸出右手:“你好,我叫霍联承,是秋迪的哥哥,你帮她补课,不如也帮我补补?你什么时候再过来家里?”

    “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见!你叫什么名字?看你比我大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温阳,我刚刚高三毕业,今年十八岁。”温阳只好解释了一下,满足他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十八?那比我大一岁,我十七。”霍联承握住温阳的手笑得灿烂,一直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温阳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收回手,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孩子握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太失礼了,你住哪里?我送你回去。”霍联承很殷勤的开口。

    张秘书打断他:“你爸爸妈妈等你吃饭呢,我会安排车送她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张秘书你就当没看见我,回去告诉我妈,我晚点回来,我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天就要黑了,我一定要替妹妹送这位漂亮的老师回家。”霍联承言语间满是幽默。

    他倒也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孩子,就是一看见漂亮姑娘就想认识,可能是一种病吧。

    他说完,打开车门,拉起温阳的手就往车子里塞进去,温阳差点被吓死...

    她还没同意呢!这跟打劫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这霍联承不会是色狼吧?

    她还真有那么一点害怕。

    幸好车上有司机,他们两个人坐后排。

    霍联承穿一件白色t恤,蓝色牛仔裤,白色运动鞋,他这打扮跟国外的很像。

    头发不长不短,短短的两片瓦,跟电视里那个明星郭富城很像,短袖的袖口卷起一截,长得挺好看,比霍秋迪好看。

    跟他妈妈陆晚静神似,五官轮廓清晰,有些他妈的影子。

    霍联承自从上了车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温阳,笑得很是夸张:“怎么没听妹妹提过你?你知道我跟她是双胞胎吧?我竟然没有感应到你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温阳好想大笑,这是什么逻辑?双胞胎有心理感应吗?

    “我们昨晚刚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去了云家?早知道我也去,还能早点认识你。可我一去宴会,总有好多女孩子围着我,害得我都不能自由行动。”

    温阳心底腹诽,谁让你家是权贵之家呢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湖畔,温阳报了地址,霍联承一直啰嗦的问这问那,对温阳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温阳就算不愿意搭理他,但他毕竟姓霍,又这么自告奋勇的送自己回来,她也只好忍着他的聒噪。

    怎么一个男孩子话这么多?

    他也太八卦了

    什么港台明星新闻,他都能顺手拈来,还问温阳喜欢哪个明星。

    温阳摇头:“没有喜欢的明星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喜欢读书,对别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,也不追星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看电影电视吗?”

    “看得少,我平时喜欢听昆曲。”温阳说出来,才觉得自己的生活跟他的一对比,才知道他的生活有多精彩。

    而且他简直就是万花筒!什么都知道...

    这样一来,显得自己很枯燥...她又得忍着,虽然他聊的话题,她很多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个霍联承的脾气,还真是自来熟,他们认识还不到半个小时呢!

    到家之后,霍联承说得意犹未尽,打开车门随着温阳下来,临走还说:“认识你很高兴,明天见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跟你有一见如故的感觉,其实我平时话不多,在你面前就忍不住想说话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温阳可不这么认为,他一路说了这么多话,这还叫话不多?

    那她这样的大概算哑巴?

    临走,温阳还未反应过来,他忽然前倾身子,双手搭在温阳的肩膀上,轻轻抱了她一下:“我走了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温阳彻底傻了!

    这算什么礼节?

    这不是电影里男女朋友之间道别才会出现的事吗?

    霍联承为什么要抱自己?

    看着霍联承上车,温阳机械的挥手,这男人她得离远一些,太可怕了...

    一转身,容许靠在转角处,目光阴冷,脸上不悦,温阳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她跟容许只是名分上的夫妻,可她答应他,不跟男人亲近的。

    何况刚才霍联承还抱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打算解释,昨晚他说过,他不喜欢她多话,还闹脾气去睡书房。

    她径直走过他身旁,却被他一把拉住手腕,冷冷开口:“你不打算解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讨厌我话多?再说你也看见了,我解释什么?他的确抱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跟他交往?你们是男女朋友?”

    在容许的认知里,这样亲密的举动代表着他们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是。你弄疼我了。”温阳伸手去掰他的手,他才松手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耍流氓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是你的事。”温阳懒得搭理他,凭什么他不高兴就不说话,也不搭理自己。

    她被霍联承占便宜,心底还委屈呢,凭什么他就能误会自己?

    “我希望不论你做什么事,都别忘记我们已婚的事实。”容许发了火,说完自己走进去。

    晚饭,容许一直沉着脸不说话,奶奶看出小两口闹矛盾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睡觉时,温阳早早上床,闭着眼睛等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容许在书房里,好像在抽烟,抽得还不少,她都闻见烟味了,可他就是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去跟他低头,于是挣扎了一会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她发现床侧塌了一下,睁眼一看,是容许。

    温阳还生着气,翻个身对着墙,继续睡。

    可是容许一直靠在床头,也不说话,也不睡觉,温阳有些郁闷,他到底要干嘛?

    他这样,自己又睡不着,就有些发脾气:“你不睡,我还睡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谈谈。”容许听她说话,慢悠悠开口。

    “谈什么?我们之间的事不都早谈过了?结婚前,你说等奶奶不在之后,我们就离婚,我记得很清楚。在此之前,我们就是假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不谈离婚的事。你喜欢今天抱你那个男人?你喜欢那样的?”

    容许似乎很执着这个问题,仿佛他想了很久,才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跟什么?我不喜欢他,也不喜欢比我小的。”温阳意识到,要是她不说清楚,今晚容许可能一晚上都这样靠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没推开他?他是谁?”

    温阳突然觉得这一刻的容许有些像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反应过来,这只是一个西方礼仪,你在国外的时候没女人抱过你吗?他叫霍联承,是霍秋迪的双胞胎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容许身子一缩,干脆利落地钻进被窝,唇角勾笑。

    温阳莫名其妙....

    他有病吧?神经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