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> 第143章 人为因素
    老田是国土局分管政策法规和评估事务的副局长,于八零年代中期毕业于一所财经学院,据说因为性格孤僻,不好相处,在单位干了这么多年,才混到一个副局长的职位。

    刘副县长比老田早几年参加工作,同样知识分子出身,也是不善交际,但为人比较随和,除了潜心于自己的专业,几乎与世无争,这种性格反而得到了当地政界的认可,由于树敌不多,虽然比老田大几岁,但几年前就到了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在富源县政界,说起老田,刘副县长也为他感到惋惜,提到刘副县长,老田对这位专家型官员从内心里佩服,但两人在以往的工作经历中没有交集,所以也谈不上什么私交。

    老田进入办公室,并未打招呼,这种直截了当的说话方式,足见其平时在为人处世方面的欠缺。

    “田局长,你先坐,我跟你说点事。”刘副县长把评估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哎哟,评估报告我并没有看,就直接给企业了,其中的情况我真不清楚!”老田翻阅着面前那份评估报告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国土局的评估价格比人家在第三方做的评估高出百分之三十,不知道国土局的评估依据是什么?”刘副县长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第三方评估?”老田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山地丘陵承包方不是咱们县里的昌达集团公司嘛,人家事先在省城找了一家专业评估机构,这是第三方出具的评估报告。”刘副县长把另一份报告递给老田。

    “两家机构的评估结果,怎么会差这么多呢?”老田也觉得纳闷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因为两家机构参照的评估标准不一致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全国所有评估机构参照的都是国土资源部统一颁布的标准,没有其他资料可以参照。”老田对这方面情况比较熟悉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原因?这里面有没有人为因素?”

    “人为因素......?你指的哪些方面?那些山地和丘陵的主人都是一些贫困地区的村民,难道他们还能在背地里做什么手脚?那么多村民也不容易齐心呀?”老田觉得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恰恰相反,当知道承包方是昌达集团时,你们的评估人员大发善心,劫富济贫,人为抬高评估价,向山区村民倾斜,以此向贫困地区村民献爱心。”刘副县长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做对评估人员有什么好处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好处,完全是一种心理作用。既然昌达集团是一块唐僧肉,自己吃不到,割下一块给别人也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老田略一思忖,点点头,“这倒有可能。事到如今,刘县长,你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你怎么做,这是你分管的工作,你从专业的角度出发,对两个单位的评估结果进行一番比较分析,如果你也认为国土局的评估结论不靠谱,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刘副县长道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有所不知,国土局评估办公室那帮工作人员都是一帮大爷,我背着他们更改评估结论,他们知道后会产生矛盾呀!”老田非常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直接告诉他们,承包方不认可他们的评估结论,看他们怎么说!”刘副县长有点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评估办公室那帮人自以为是,他们我行我素,就是一帮纳税人出钱养的爷,局里对他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,没人愿意惹他们。”老田似乎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刘副县长有点火了,“他们是谁的爷?难道就没人管的了?”

    “刘县长,你别生气,我们做基层工作的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对你生气,我是说国土局评估办那帮人,他们凭什么我行我素?你也别跟我说基层工作艰难,我也在基层待过,该管的你还得管,否则有些人就会得寸进尺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你管了,他就规矩一点,要是任由他们的性子来,那些人就会变本加厉。田局长,你回去告诉评估办那几个人,这件事得到了县委县府的高度重视,它关系到富源县北部山区几万村民的脱贫致富,谁搞砸了,拿谁试问!”这番话对老田也是一种敲打。

    “刘县长放心,我一定全力配合县里的工作,回去以后我会把你的意思传达下去。”

    老田走后,坐在沙发上一言未发的关云天道:“刘县长,你没有必要跟他们动气,这件事可以慢慢来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对于昌达集团来说,如果山地承包价高的离谱,他们可以放弃项目,大不了不做,对企业不会带来什么损失,但却对县府的工作目标和声誉造成极坏影响。为了实现北部山区村民的脱困计划,昌达集团可以不着急,甚至当事村民也可以不着急,但地方政府不能不着急,所以,作为全县农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,刘副县长的心情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行政工作就是这样,不给他们一点压力,基层那些负责人也是跟你能拖就拖,谁也不愿得罪人。这算多难的事吗?不就是让评估办的工作人员对照一下,把不合理的地方改过来,实事求是地出一份评估报告,这还有什么价钱可讲?”刘副县长还有点余怒未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也许国土局评估办的人不好扒拉,刚才这位田副局长自己都说那是一帮大爷,看得出来他对评估办的人是有些忌惮的,他的处境好像也很尴尬。”坐在一旁没有说话,但关云天早就看出老田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工作人员好不好扒拉,那是他的事,县里交代的任务,他们必须认真完成,要是耽误了大事,别说到时候我去县长那里告状。”

    关云天跟刘副县长也接触过一段时间了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生气。

    刘副县长把这件事看的很重,山区脱困在此一举,他费了多年的精力,总算让事情有了点眉目,现在要是因为山地承包费评估不合理,而让承包单位放弃项目,此前的一切努力都将前功尽弃,改善山区经济条件的希望也将化为泡影,无论刘副县长本人,还是县府领导班子,都是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在评估山地承包费这件事情上,刘副县长也没想到昌达集团会自己先找第三方专业机构做评估,通过这件事,他进一步看出了关云天的精明,就像他上次在几个乡镇领导跟关云天的见面会上说的那样,不愧是大企业的董事长,面对问题,就是办法多。

    但刘副县长理解关云天的谨慎,毕竟承包山地的头两三年,企业只有大量的投入,没有丝毫产出,要不是昌达集团这样有实力的大企业,一般单位根本承受不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在承包费的问题上再遭受不公正对待,作为牵头这件事的地方领导,刘副县长觉得于心不忍!

    田副局长拿着两份评估报告,推开了国土局评估办公室的房门,正在里面说笑的几位工作人员收住了笑声,但并未跟他打招呼,看得出来,这位田副局长在这些工作人员心目中并没有什么威信。老田直接走到评估办主任的办公桌前,“县里把咱们出具的评估报告打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评估办李主任诧异地看着老田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咱们出具的评估价过高,承包企业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!我们做出的评估都是有依据的,企业能不能接受,关我们啥事?”评估办李主任这说话口气,哪像个下属跟主管领导说话的样子!

    “你们也许知道山地丘陵的承包单位是昌达集团,这家企业自己请省城的第三方专业机构做了评估,这是第三方出具的评估报告,这里面给出的评估价比咱们要低百分之三十。”老田把两份评估报告递给李主任。

    “既然昌达集团聘请了第三方机构做评估,还要我们评估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昌达集团有什么了不起?不就是企业大点吗?他们不认可我们的评估结论,难道他们聘请的评估机构就那么权威?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,但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花了几分钟,评估办李主任先翻看了永廉评估事务所的评估报告的关键内容,又往前翻到首页,看见永廉评估报告三位评估师的资质,显然都比自己办公室这些人要高,但他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县里让你把这两份报告拿回来,是什么意思?”李主任问。

    “还用说嘛,既然认为评估结论偏高,自然是让咱们修改评估报告咯。”

    “评估报告说修改就修改?那不是拿我们的评估当儿戏吗?县里宁愿相信企业聘请的第三方机构,也不愿相信我们的评估结论,把我们放在什么位置了?”李主任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意思,我只是转达县里的意见。”在自己的这位下属面前,老田表现的像个乖巧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时,办公室里有人高声说道:“既然县里不相信我们做出的评估结论,那就让他们相信第三方机构的评估结论好了,何必让我们修改?真是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!”

    也许这话刺激到了田副局长,他终于变得理直气壮起来,“我说各位,咱们都是政府雇员,拿钱干活天经地义吧?并不是上级交代的所有任务都需要跟咱们讲清楚为什么,这一点请大家务必记住!”

    李主任一听话音不对,忙问道:“田局,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有意思!我还要告诉大家,山地丘陵的对外承包,事关北部山区几万村民经济条件的改善,县里非常重视,如果因为某些不必要的麻烦让企业放弃承包,把事情搞砸了,上面追究下来,可别怪我事先没把话讲清楚哦!”